齐黑瞎作死课堂开课啦

和死了差不多x
疼讯1533573836求扩列

#城市拟人#
依旧是#cp向#
cp依旧是北/京x上/海
这篇是和小姐在历史课捣鼓出来的
她不上撸否我就不圈了
依旧——ooc不要怪我们

上:
    北/京?老北?北/京大大?

北:
    咋啦?

上:
    无聊,给大爷唱首曲听听。

北:
    北京欢迎你,为你感天动地——唔!

上:
    大哥能不能换首,你要当动感超人啊。

北:
    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要不?

上:
    策那娘批,侬七夕啦!

北:
    ……我说你今儿是不是欠操?

上:
    呜呜呜,侬欺负人。

北:
    得得得,别装哭了。到时候让先生看见这和纨绔子弟欺压民女似的样儿,又该把我说一通,你个小戏精。[轻轻刮了下对方的鼻子]

上:
    [冷笑]怎么我还成戏精了?你天天仗势欺人!
    我要去找南/京了,不想理你了。

北:
    我仗势欺人?那你说说我仗了谁的势?

上:
    你不过是穿了一身龙袍罢了,先生高兴才立你为首都!
    伐开森!我比你强!

北:
    都这个年代了,先生要听见你说什么“龙袍”,准气的哮喘病发。
    我成首都时你可还是奶声奶气喊哥哥的年纪。
    还有啊,你既然觉着自个儿比我强,怎的还说我欺人?
    你倒是说说[搂住],我,欺了谁的人?嗯?[轻咬他的唇瓣]

上:
    [一怔,为了掩盖因惊慌而成的面红耳赤狠狠地推开他]
    比你强的是实力,我可没你那样蛮不讲理!
    真正上了战场还是我保护你罢?你也就会欺负欺负我家南/京!

北:
    好好好,小的感谢上/海大大的保护!
     话说,你一直提南/京,不怕我吃醋吗?[慢慢走近他]
    还是说…你就是故意想让我吃醋?[抬起他的脸,直勾勾地盯着]

上:
    [甩开他的手]我说的是良心话,南/京比你可爱多了,把我看做偶像。你呢?你爱嘲弄我!凶巴巴!

北:
    哈!我说怎么的呢,原来只是把人看成你的衷心小粉丝了。想要的话,我也可以啊。
    “上/海大大你好帅啊”“上/海大大我想你给我生猴子”“为你转身为你爆灯为你打尻日夜不分”
    够不够?不够我还能继续,但是除了作为粉丝的立场外,我希望你知道,现在在你身边的,到底是谁。
    还有嘲弄你的事,这我可不敢。小的哪儿斗得过您呀,要说小的凶那小的可就更冤啦,明明是公子您感叹号用的更多。

上:
    到底是谁呢?一个油嘴滑舌的伪君子[昂头朗声笑起来]
    你昨日当着各大省市的面褒广/州而贬我,那踔厉风发的模样可真让人“敬仰”。现在倒恭维起我来了?我不爱听你诌!

北:
    昨儿开会你的报告确实是出了些错,人家最近的发展也是可圈可点。
    怎么?看我夸人家吃醋了?还是当众说了几句你生气了?咱可不能公私不分呐上/海大大,先生知道准痛心。
    不然我抱抱你以示安慰?

上:
    [扭头哼]我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就能抱的吗?你小心点,否则分分钟把你推翻下台——

北:
    [从背后环住,轻揉他的指腹]不给随便的人抱?对我这么专情吗?真是个坦率的好孩子。

上:
    喂你重点在哪里哦!?

北:
    一直都在你啊[笑]

#城市拟人#
#cp向#
cp为北/京x上/海
ooc不要怪我,语文课脑洞产物

北/京醒了。
怀里的人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想挣脱他双手的束缚。
“醒了?”
上/海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想推开他。
北/京一手轻拢上/海的手腕,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紧了紧。
“昨儿建国百年忙到那么晚,不再睡会儿?”
上/海仍旧沉默,忿忿地咬上北/京的锁骨,明显是不想让对方继续睡了。
北/京看他这样的态度也不怒,开始用手把玩起他柔软的黑发。
“怎么啦?”
“小气鬼。”上/海在北/京怀里闷闷地说。
北/京失笑,“你知道我什么都是你的,倒是说说我哪儿小气了?”
“那我要当首d……”
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了,“你该知道只有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还是一如既往的答案,上/海哼一声然后甩开北/京的手,转过身背对着他。
叹了口气,北/京凑过去环住上/海,轻吻他洁白的脖颈。
“首都都是你的了,还不够吗?”
无言许久,上/海的声音响起。
“赖皮。”




————————————————
真实情况:
上/海突然翻过身来,压了北/京一个措手不及。
“既然这么说,那你以后就是本公子的男宠了。能追随本公子是你上辈子修善得来的,可要好好珍惜。”
“奴家愿永远服侍公子,谨遵公子教诲。”
“你个大男人用什么奴家啊,你堕落了啊,你这样不如我当首都吧。”
“我这不是配合你嘛。”
“嘁——”
“还有首都别想了。”
“谁稀罕!”

【cp不定】正副队日常

上语文课突然有的脑洞

可能会继续吧

ooc ooc

————————————

虚空战队

“诶阿策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和我在一起呢?”

“李轩你知道么,”吴羽策结束手中的训练,转过头对着李轩

“其实我小时候上学不爱做眼保健操。”

“嗯嗯,所以呢?阿策为什么会答应?”李轩摇着看不见的尾巴,眼睛blingbling地盯着吴羽策,心中大喜:哦阿策这是向我敞开心扉了么我们终于要坐在高高的虚空天台上听阿策讲那过去的事情了么阿策终于懂得我的真心了么…%&*…

“你知道不做眼保健操的后果是什么么?”

“阿策我知道啊不就是……”∑(O_O;)  ☞  ( •̥́ ˍ •̀ू )

#论眼保健操的重要性#

#就是眼瞎了才看上你#

#今天虚空的正副队依然十分友爱呢#

啊我快被脑洞填满了



先放着这几个梗

1.伞修伞

设定是伞哥死后的幽灵体叶不修是可以看见的

(本来想说看不见后来发现真心不能虐怎么可以虐!)

小周是伞哥和沐橙隔壁邻居,伞哥带坏(划掉)带领小周进入的荣耀,所以玩的枪系

(因为看见说小周是替代品什么的两个人不一样啊)

2.喻黄

设定是二次元歌手,有参考圈内歌手,但是改了一些信息

(悄悄的说原型是蛙贰(雾

3.喻黄

太太的文想到的一个小段子

黄少第一次去比较冷的地方比赛,衣服没带够,坐上去那个战队的车的时候向喻队要衣服,喻队说自己的衣服刚好够没剩了,于是在路上黄少把睡着的喻队扒光(雾)还剩一件衬衫然后整个人抱着喻队(就像考拉抱着树)喻队醒了无奈把衣服裹好抱着黄少去那个战队了x


【于远】今天的小远这~么大

(。・ω・。)ノ♡小远真的好可爱

✧文力为零求轻喷

✧语句不顺求原谅

✧排版什么的也不懂

✧总之就是新人求指教啦

ooc  ooc
——————————————
2.
于锋从经理办公室里出来,手中捧着资料走在回训练室的路上。刚转个弯就看见一团黑影球一样的弹过来,啪叽一下撞上了自己的腿。

他听见了微弱的一声猫叫,那个撞他腿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用它的小短爪扒着脸——手太短捂不到撞着的头。

于锋觉得有点好笑,这是谁家的猫啊也太逗了点。

邹远生无可恋地把爪子从脸上放下,变成猫后第一次感慨变成猫的不好,头好疼啊但是手短不能揉揉QAQ

用肉垫蹭蹭鼻子,邹远呲着牙站了起来,有点生气地看着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移动大黑柱,每个都有两个他的猫脑袋那么粗,他顺着柱子向上看去,顺便默默吐槽了猫视角之低。

最后在猫脖子都仰酸了之后邹远终于看清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全貌:嗯,是个人,是个男人,是个叫于锋的男人,是个叫于锋的身份是百花队长的男人……

队队队队队长╭(°A°`)╮?!!

望着于锋含笑的眼睛,邹远有点懵。

于锋整个就被面前这只猫逗笑了。看着它炸着毛爬起来,艰难的抬起小脑袋,在看见他时明显的一怔,好像特别迷茫失措。

这只猫怎么这么可爱啊,于锋心想。

【于远】今天的小远这~么大

小远的猫设
品种:曼赤肯猫
     就是短腿猫,听我说,我绝对没有恶意,就是去查了下全职人设,发现小远比较小巧,而且本来就是想写小小的远喵(满足自己的私心)
这种猫性情温和,但是运动能力不错(不要看人家腿短阿鲁)
心目中小远是看起来让人很有保护欲的,但是他又很坚强,想想那段心酸的时光我都心疼,还好于队来了
所以觉得挺适合的
突然觉得自己废话好多
( ̄ε(# ̄)☆╰╮o( ̄皿 ̄///)
嗯,就酱

【于远】今天的小远这~么大

Hey这有只远喵小天使快来查收吧(。・ω・。)ノ♡

✧文力为零求轻喷

✧语句不顺求原谅

✧排版什么的也不懂

✧总之就是新人求指教啦

ooc  ooc

——————————————
1.

邹远变成了一只猫。

难道是这么多年和副队长待一起的副作用幸运E终于显现了?

甩甩脑子里奇怪的念头,邹·小猫咪·远走出自己的房间,想出去找找解决的办法。

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看百花啊。邹远感叹着转动小脑袋左摇右摆,尾巴轻微的上下起伏,心情莫名的有些转好。

小远你的危机感呢你现在可是变成了猫了啊。

事实证明我们的邹远小天使真的忘记了危机感的存在。

现在某只猫正在百花俱乐部的走廊上蹦哒。

说蹦哒是因为走廊比较空旷,于是这只喵就这样从地上跳起,落下,跳起,落下……

某曾姓队员表示“队长我好像看见了一只中了浮空弹的猫我要请假我要去吃药”

如果他知道那是他的副队并且此时他的副队正以【超级玛丽BGM.mp3】的频率旋转跳跃闭着眼——的话,他一定会放弃治疗的

邹远哪里知道那么多呢,他只感觉到自己好像在飞扬,飞扬,飞扬!咳咳咳,不是。他觉得身体好灵动,好轻巧,好

DUANG!

好…好痛QAQ

(ノД`)难过

写文的本子忘带回来

保温杯盖子好像在回家路上掉了

苍天饶过谁(。•́︿•̀。)


于远(标题什么的我还没想)

(*/ω\*)我居然也是要写文的人了好嗨啪

(。・ω・。)ノ♡文力为零求不喷

于远这么萌真的不来一发么

我屯着慢慢写

没错我就是要写猫梗

我就放一点点点( ̄ε(# ̄)☆╰╮o( ̄皿 ̄///)预告

ooc  ooc

——————————————

邹远变成了一只猫。

难道是这么多年和副队长待一起的副作用终于显现了?

甩甩脑子里奇怪的念头,邹·小猫咪·远走出自己的房间,想出去找找解决的办法。

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看百花啊。邹远感叹着转动小脑袋左摇右摆,尾巴轻微的上下起伏,心情莫名的有些转好。

小远你的危机感呢你现在可是变成了猫了啊x

——————————————

说是一点点真的一点点啊(哭死QAQ)